樓盤中心
Building
新聞資訊
惠莞珠中四城大比拚 到底哪個城市更好?
2018-08-01 11:27[返回]

[摘要] 粵港澳大灣區指由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的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江門、惠州九市組成的城市群。


粵港澳大灣區指由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的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江門、惠州九市組成的城市群。


灣區核心增長極、灣區樞紐城市、灣區科技成果轉化高地……盡管國家層麵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方案並未出台,珠三角九城在大灣區的定位也沒有形成規範的統一表述,但是從2018年九市政府工作報告裏,依然可以窺見各自的期許,有些甚至能部分反映出城市的前進路徑。


在這個灣區城市群中,香港和廣州、深圳,憑借自身的經濟體量和發展態勢,毫無疑問處於灣區一線城市地位,屬於第一梯隊。其他城市都毫無意外地向這些城市靠攏,利用自身的距離優勢以及城市發展優勢,爭取和這些第一梯隊城市抱團,共同發展,承接這些第一梯隊城市的產業轉移以及核心價值外溢。


作為毗鄰香港的灣區第一梯隊城市,深圳一直受到幾個鄰居城市的青睞,東莞、惠州、珠海、中山都爭相學習深圳的先進經驗,希望承接更多深圳產業轉移。


在2018年深圳的相關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推動深莞惠“3+2”經濟圈深度融合發展,推動穗莞深城際線深圳段建設,加強與中山等珠江西岸地區產業協作。惠州、東莞、中山、珠海這些臨深片區的城市都被深圳提到,那麽在大灣區概念中,哪些城市將會更受益?哪些城市能夠承接更多深圳的產業外溢?為了更直觀地對比臨深這四座城市的發展態勢,南都記者特意選取了十項指標進行橫向對比。


在十項指標中,GDP、人均GDP的水平可以直觀地反映一座城市的長期發展水平及能力。產業結構的比較,可以了解一個城市產業的高級化程度。科技投入更是可以評價該城市在科技進步、技術創新方麵的能力和基礎。通過居民儲畜存款、銀行貸款餘額、保險金額等指標,反映金融市場的發展程度及資金融通實力。通過財政收入和財政支出指標,可以反映政府對社會經濟發展的一種主動性促進能量。而人均居住麵積、空氣質量等指標,則可以直觀地比較各城市的宜居環境狀況。


1、城市麵積/城鎮化率


分析:惠州土地潛力大開發強度低 承接產業轉移優勢巨大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中,香港和深圳、廣州無疑是其中的三座明星城市。香港具有自身的特殊性,而廣州本身占地麵積夠大,還可以容納眾多的產業項目落地。三座城市中,深圳自身由於城市麵積小,導致目前已經出現了發展受限於土地的狀況。但是深圳又匯聚著國內眾多的上市企業、高科技公司等,由於自身容納能力有限,所以產業轉移和產能外溢是一種必然。深圳的一些明星企業,比如華為將部分產業轉移到東莞鬆山湖,富士康外遷內地,深圳與汕尾聯合做深汕合作區,這些都是產業的轉移和外溢。


在這個過程中,誰能承接到深圳的這些產業轉移,受益於深圳的經濟外溢,首先考量的就是誰擁有和深圳最便捷的距離,誰有足夠體量的土地供應。作為和深圳空間距離最近的四座城市,隨著深中通道的開通,港珠澳大橋的通車,未來中山與珠海和深圳之間距離也將大大縮短。而惠州和東莞在承接深圳產業轉移上更是有著地理接壤的地緣優勢。


從四座城市的橫向對比來看,惠州擁有最大的土地麵積,但是城鎮化率卻最低。相比其他城市,惠州在承接深圳產業轉移的時候可以提供更多的土地資源,由於城鎮化率並不高,土地開發強度也較低,所以在土地開發使用上,也相對便利,較容易找到適宜的地塊。因此從可提供的資源來比較,惠州具有較大優勢,未來可以為深圳的人口轉移、產業轉移提供最強大的土地支撐。


2、GDP/人均GDP


分析:惠州穩居第五位 對周邊粵東區域有帶動作用


四座城市的生產總值比拚中,東莞由於自身的製造業優勢,所以遙遙領先,排在省內深圳、廣州、佛山之後位居第四。緊隨其後的就是惠州和中山,在將曾經的第五名中山趕超之後,惠州也在不斷發力,拉開與中山的差距,目前兩市2017年的GDP差距已經擴大到近380億元。


一個城市的GDP水平可以直觀地反映出這個城市的發展狀況和整體的經濟體量。由於和東莞之間具有太大的鴻溝,所以在臨深片區的惠州和中山最常被拿來比較。


根據中山市統計局和惠州市統計局分別發布的兩市2017年經濟運行報告,惠州和中山兩市GDP分別為3830.58億元和3450.31億元。這其中有約380億元差距,比2016年的177億元拉大了約一倍。但在人均GDP方麵,惠州盡管首次邁入8萬元大關,但仍低於中山。


2017年,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熱議,惠州進一步強調自身輻射帶動粵北粵東區域的“灣區擔當”。相比珠江口西岸(廣州佛山中山珠海江門)5個城市同時麵向粵西,在東岸的惠州則全麵毗鄰粵北(韶關河源梅州)及粵東4市。相比中山,惠州更趨穩定的珠三角經濟第五位置,也將進一步確定惠州的區域龍頭地位,有利於進一步吸納省內周邊的人才及資金等高端要素。


錢袋傾向民生 期待創新發力


3、財政收入/財政支出


分析:惠州財政支出71.8%投入民生領域 為經濟發展提供保障


通過比較財政收支,可以反映地方政府對社會經濟發展的一種主動性促進能量。2017年,這四座城市中財政收入最多的是東莞,同時用於財政支出最多的也是東莞。雖然G D P總量超過中山,但是在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上惠州卻落後於中山,少了過百億元的收入。


雖然惠州的財政收入隻有389.07億元,但是預算支出達到了554.08億元。這一數據和中山相比較,又比中山在支出上多花了近百億元。那麽這些財政支出大部分都花去了哪裏?


根據惠州市人大審查的結果,惠州2017年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重達71.8%,這些錢大部分都花在了民生方麵。2017年惠州市將市級新增財力的75%,縣級新增財力的60%以上投入民生。全市民生支出完成397.7億元,增長10 .8%,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重達71.8%。作為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考核指標之一,惠州人均公共文化支出259元,提前一年完成了人均公共文化支出不低於250元的目標。


為了支持經濟發展,2017年惠州還出台了一係列措施,通過營改增等結構性減稅、進一步減免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和降低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等措施,最大限度為實體企業鬆綁減負,讓企業輕裝上陣。據媒體數據報道,全市降低實體經濟成本合計約161.7億元。


4、銀行存款餘額/貸款餘額


分析:東莞金融競爭力最強 惠州不遜於中山珠海


儲蓄存款餘額、銀行貸款餘額,這些都可以反映出一個城市金融市場的發展程度及資金融通實力,而金融實力又是城市綜合競爭力的有力利器。如果一個城市的金融實力不足,那麽城市的聚集和擴散功能將無法發揮,不利於經濟的發展。


四座城市中,經濟體量最為發達的東莞,2017年全市銀行存款餘額遠超過1萬億元,與其相比,珠海隻有東莞的一半,而惠州和中山尚不足東莞的一半。由於經濟發達,所以在銀行貸款餘額上,東莞也是遠超其餘三座城市。數據衡量之下,在這四座城市中,東莞的經濟活力遙遙領先,城市金融方麵的競爭力要好過其餘三座城市,而其餘三座城市基本處於同樣的發展水平。


5、專利申請量/高新技術企業數量


分析:科技研發投入惠州最少 高新技術企業亟須培育


廣東省省長馬興瑞9日在出席博鼇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粵港澳大灣區”分論壇時表示,與東京、紐約、舊金山三大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在科技創新方麵的差距最大,這也是未來的主攻方向。


科技創新的落地實施,離不開對於科技的投入以及對科研成果的轉化。2017年中山、珠海、東莞、惠州四座城市中,專利數量申請最多的是東莞,達到了81275件,與此同時東莞的高新技術企業也達到4077家,這些都遠遠超過了中山、珠海和惠州。在全省地級市中居於首位。雖然惠州經濟總量穩居第五超過中山,但是無論是專利申請量還是高新技術企業數量惠州都遠遠落後於中山,和珠海相比,惠州的高新技術企業也顯得數量偏少。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東莞市R&D(研發)經費投入占比升至全省第三,東莞成為全省唯一一個被納入廣深科技創新走廊的地級市。珠海R&D(研發)經費投入占生產總值的2.9%,中山R&D(研發)經費投入,僅占生產總值的2.6%,居全省前列。而按照惠州的規劃,到2020年全社會R&D經費才能夠達到占地區GDP比重超過2.5%的國家標準。


在科技創新方麵,惠州無論是研發投入還是扶持高新技術企業相比其他三座城市都有不小的差距,這和惠州的經濟排位也是不相當的。


6、一二三產業比例


分析:惠州打造一二三產業融合 助力經濟轉型升級


通過對比四座城市的產業比重,可以看出雖然同為大灣區內城市,但是相比惠州,中山珠海這兩個區域在第一產業也就是農業的占比很少。作為廣東省內第四大經濟體的東莞,第一產業農業的占比更是隻有0 .3。


由於自身麵積在這四座城市中最大,所以惠州無論是農田還是農民相較其他城市都多了不少,所以農業自身占比很大。為了更好地從農業中挖掘潛力,讓這部分占比4.5的農業更好地發揮價值,惠州一直在積極謀劃現代化農業,通過高標準農田建設,瞄準供港等渠道大力開拓市場,提升農業的產值。


在第二產業工業的比例上,可以說都是幾座城市的支柱產業,也支撐起了一個地方的經濟。隨著經濟的轉型和優化,現代服務業、商業、金融、旅遊這些第三產業越來越被重視,成為很多地方經濟轉型的發力點。從四座城市的比較中,可以看出東莞在第三產業的占比已經反超了第二產業。


在惠州,雖然農業和工業依舊是支柱產業,但是作為一座旅遊城市,憑借優質旅遊資源,惠州也正在整合各種旅遊資源,甚至第一第二產業的資源,來打造自己的現代服務業體係。作為第一產業的農業,現在不僅生產原材料,還對農產品原料進行加工,甚至納入農業觀光旅遊的範疇,通過一二三產業的融合,構建更豐富的經濟架構。


7、人均居住麵積/人均公共綠地麵積/空氣質量


分析:生態環境惠州最優 宜居程度最高


數據分析不難看出,此次對比的四座城市在珠三角城市群中都屬於環境較好的區域,無論是空氣質量還是人均綠地麵積,但是從優中選優的比較來說,惠州的宜居指數無疑最高。


“全國文明城市三連冠;國家曆史文化名城;國家衛生城市;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全國民生改善典範城市;中國十佳宜居城市……”這些殊榮都是惠州近些年來在國內所獲得評價,可以說“城在山水中,家在花園裏”正是惠州的生動寫照,承載著475萬人口、1.13萬平方公裏的惠州就是一個風光秀麗的“生態度假村”。


而根據2017年10月31日發布的《生態城市綠皮書:中國生態城市建設發展報告(2017)》對全國284個城市的生態城市健康指數進行排名,其中惠州排名第6位,健康等級為“很健康”。除了綠色指數外,惠州在綠色生產型城市綜合指數、健康宜居型城市綜合指數等也表現不俗,其中綠色生產型城市綜合指數惠州排名第8位,健康宜居型城市綜合指數惠州排名第10位。


8、房地產開發量


分析:房地產開發量銷售量灣區內居首 惠州宜居受認可


一個區域土地開發強度的國際警戒線一般為30%,目前深圳、東莞、佛山、珠海這些灣區內城市土地開發強度都已經達到甚至超過了這一警戒線。資料顯示,其中深圳土地開發強度已超55%,東莞業已接近50%;佛山、珠海大致在30%-35%左右;中山、廣州也已接近臨界線。


相比之下,緊鄰廣州、深圳的惠州不僅擁有良好的區位交通優勢,而且區域麵積夠大,土地開發強度低。數據顯示,惠州土地麵積占整個珠三角的1/5,但目前開發強度約為10%,未來土地利用空間仍相對較大,可用於新增建設用地的指標也相對寬裕一些。


粵港澳大灣區這一概念出台之後,在所有行業中,最先聞風而動的就是房地產,他們紛至遝來的目的地就是惠州。惠州的山水資源優勢、土地開發強度低優勢,產業優勢,地緣優勢、交通便捷度通勤優勢,都成了房地產行業選擇惠州的原因之一。


截至目前進駐惠州的品牌房企至少有富力、龍光、雅居樂、時代、佳兆業、當代、藍光、中洲、中海、合生、恒大、金地、萬科、金融街、星河、華夏幸福、保利置業、保利地產、卓越、華潤等20多家。


從2017年的房地產開發數據也可以佐證這一觀點,全年房地產開發投資884.19億元,商品房施工麵積7604.45萬平方米,商品房銷售麵積1645.65萬平方米,惠州這一數據在四座城市對比中,各項指標均遙遙領先。


9、人口/人口增長率


分析:惠州人口基數最大 更容易帶動城市經濟發展


綜合對比四座城市,惠州是除了東莞之外常住人口最多的一個,達到了477萬多人,這其中戶籍人口也達到了369萬人,這些數量級都遠遠超過中山、珠海。惠州戶籍人口數目更是四個城市中最多。


人口變化對經濟發展帶來的紅利,不僅包括勞動力供給的增加,還包括擴大積蓄以及人力資本投入與回報上升,無論從生產還是從消費和儲蓄來看,“人口紅利”都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成為推動我國經濟持續增長的利好因素。


一座城市發展的本質,是人口的集聚。因此,各大城市對人口的爭奪愈顯迫切。從去年起,以武漢、成都為首的二線城市,紛紛開啟了“搶人大戰”。之後西安、重慶、南京等城市也緊隨加入戰局。2018年4月9日,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在參加博鼇亞洲論壇時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的人口到2050年將達到1.2至1.4億。“成版人抖音豆奶视频所能看見的,不僅是人口的增長,更是粵港澳大灣區背後所蘊藏的重大機遇。”


從人口聚集這一點看,目前惠州在四座城市的對比中無疑已經占了上風,而憑借優異的城市環境,舒適的居住空間優勢,惠州還將吸納更多的人口流入,從而匯集更多人力資源,最終帶動經濟各方麵的繁榮。


10、城鎮/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分析:人均可支配收入少 惠州亟須調整產業結構


如果說GDP反映的是一個區域的經濟總量情況,那麽人均可支配收入則更能夠體現出一個地方居民的收入水平。居民可支配收入指居民可用於最終消費支出和儲蓄的總和,即居民可用於自由支配的收入,既包括現金收入,也包括實物收入。按照收入的來源,可支配收入包含四項,分別為:工資性收入、經營性淨收入、財產性淨收入和轉移性淨收入。在經濟生活中,人均現金收入水平越高,可支配的收入越多,人們的消費需求越多、消費能力和消費欲望越強,消費動力越強。


通過四座城市的對比,可以看出東莞無論是GDP總量還是人均可支配收入都處於四座城市的前列。而惠州雖然GDP超過了中山、珠海這兩座城市,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卻遠不及這兩座城市。


由於惠州的人口基數遠遠大於其他三座城市,所以在平均到每個居民時候,造成每個人的平均數並不高。與此同時也要看出,東莞、珠海這些城市之所以不僅GDP總量高,而且人均收入高,和其在第三產業、尤其是科技行業的發達密不可分。


而類似惠州這種GDP高,但人均收入低,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一個地區產業結構。譬如在惠州,以石化、電子等製造業為代表的第二產業,雖然體量大,但利潤率低,而以科技、消費、文化等為代表的第三產業附加值更高。所以就出現了經濟總量大,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不高的情形。